• <optgroup id="vft9b"><sup id="vft9b"><track id="vft9b"></track></sup></optgroup><tt id="vft9b"></tt>
  • <th id="vft9b"><del id="vft9b"><video id="vft9b"></video></del></th>
    <cite id="vft9b"></cite>
    <thead id="vft9b"></thead>
    <ins id="vft9b"></ins>
    <var id="vft9b"><video id="vft9b"><address id="vft9b"></address></video></var>
    <listing id="vft9b"><ruby id="vft9b"></ruby></listing>
    <cite id="vft9b"><span id="vft9b"></span></cite>

    四十年后再出发——致敬中国农民和农村改革

    农民互联网新农村工作站站长:空缺

    农民互联网新农村频道热线:18849417744

    新农村新闻

    您当前位置:农民互联网 >> 新农村 >> 综合资讯 >> 浏览文章

    四十年后再出发——致敬中国农民和农村改革

    时间:2018年12月08日信息来源:中国农业新闻网—农民日报

      

    四十年后再出发

    ——致敬中国农民和农村改革 

      本报编辑部

    四十年后再出发——致敬中国农民和农村改革

      

      1978年,新年的第一缕晨曦像往常一样唤醒中国,即使最大胆的预言家也不敢想象,在这一年接近尾声的时候,看?#20808;?#37027;么坚不可摧的幕布,会被撕开一个口子;并从这个口子开始,?#28304;?#26543;拉朽的态势在中国大地上熊熊燃烧起来。

      一个改变亿万中国人命运的大时代开始了。

      从此,踏上这条道路的中国,开始不停地奔跑、跨越,其心志之坚决、力量之强大、速度之迅疾,在近代五百年大国崛起中,无与伦比,无可企及。

      这条道路,就是改革开放。

      

      1974年的陕北。

      这一年,梁家河村的?#26412;?#30693;青雷平生,终于过上了一个“肥年”,他和住同孔窑洞的同学难得买了几斤石槽子里的冻猪肉。后来回想起来,雷平生还觉得,那次买的肉“像玉雕一样整齐漂亮”。

      肉买回来,长期缺油水的他们,等不及烧,就把肉切成片开始生吃,那味道真是鲜美!

      历史就是这样,将摆脱饥饿的渴望,深深刻进这两位青年的记忆里。

      雷平生的这位同学,?#37026;?#36817;平。

      吃饱饭,今天看来最简单的愿望,甚至天经地义的事,但在1974年的年轮里,却显得那么遥不可及。守着土地?#21019;?#19981;下多少粮?#24120;?#31181;着粮食却吃不饱肚子,这成为农民最困惑、最煎熬的痛苦,也成为改革最原始、最直接的动力。

      不过当?#20445;?#36825;片土地上的人们还要等上四年,曙光才会到来。

      谁也不曾想到,1978年11月24日那个冬夜,在?#19981;?#20964;阳小岗村一间低矮破旧的茅草屋里,一场压低声音进行的“秘密行动”,会成为中国改革史上的一声惊雷。

      十八个渴望温饱的农民决定分田到户、包产到户,他们摁下鲜红的手印,起誓“坐牢杀头也甘心”。这一石破天惊的举动,被后人称为“大包干”。

      广东潭葛村、甘肃红崖湾村、江苏垫湖村……与小岗村一样,这些散落各地的村庄,也正在奋力挣脱沉沉的夜幕,透出希望的缕缕星光。

      “冒犯天条”的后果是责难纷至,更多人还在谨慎地观察着风向。

      正当是非胶着的关键节点,邓小平一锤定音,支?#20013;?#23703;农民:“有的同志担心,这样搞会不会影响集体经济,我看这种担心是不必要的。”

      在邓小平的推动下,这场发源于小岗村的?#20999;?#20043;火,终于成为燎原之势。1982年,第一个中央“一号文件”为包产到户和包干到户正名。

      然而,改革的过程也并非没有阻力,?#30343;?#26377;“阳关道”与“独木桥”之争。

      1982年的河北?#24266;皇?#19968;片沉寂,正定县也因为谨慎尚未试水。年轻的县委副书记习近平?#37027;?#27966;三个干?#24247;?#20964;阳了解情况,并推动里双店乡成为正定县第一个试点,结果当年农业产值就翻了一番。一年后,“大包干”在正定全面推广,在河北省开创了先河。

      到了1983年,在第二个中央“一号文件”中,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作为农村改革的一项战略决策正式确立下来。从人民公社体制束缚中解放出来的农民,焕发出巨大的活力,带来了中国农业连续六年的大丰收。

      “大包干,大包干,直来直去不拐弯。”“保证国?#19994;模?#30041;足集体的,剩下都是自己的。”简单直白的歌谣道出了农民的喜悦和欢腾。

      正是基于“大包干”开启的农村改革,四十年间,我国的粮食产?#30475;?#24403;初的3亿吨增加到6亿吨,是原先的2倍,肉类7倍,禽蛋奶16倍,水产14倍……困扰中国历朝历代的饥饿问题,在改革时代化成了历史的云烟。

      三

      如果?#25285;?ldquo;吃饱饭”还?#30343;?#25913;革初期的夙愿,那么“?#26143;?#33457;”,则是人们吃饱肚子以后,最为热切的盼望和?#38750;蟆?/p>

      2017年10月25日,一位名?#26032;?#20896;球的?#20808;?#21512;上了双眼。从带领万向公司成为全国第一家上市的乡镇企业起,鲁冠球的名字,就与中国乡镇企业发展史连在了一起。

      对于脱胎于农村社队企业的乡镇企业,即便是作为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邓小平,也认为是“异军突起”。“农村改革中,我们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最大收获,就是乡镇企业发展起来了。”“这?#30343;?#25105;们中央的功绩。”

      鲁冠球、吴?#26102;Α?#24464;文荣、吴栋才、周耀庭……这一个个普普通通的农民,都纷纷在改革大潮中洗脚上田。从此,他们的名字,?#21796;?#22312;中国乡镇企业?#35745;?#20013;灿若星辰,也与中国的工业化、与中国制造的辉?#20572;?#32039;紧相连。

      到了1987年,乡镇企业中,二三产业产值合计增加到4854亿元,首次超过了农业总产?#25285;?#25104;为中国农村经济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。

      到鼎盛时期的2007年,乡镇工业增加值占到全国工业增加值的46.5%;从业人员占农村劳动力总数的29.13%?#30343;到?#22269;家税金占全国税收总额的20%。

      如今,尽管随着时代的变迁,“乡镇企业”这个名称已经成为历史名?#21097;?#20294;是,脱胎于乡镇企业的民营经济,仍?#30343;?#24403;前中国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。

      与乡镇企业异军突起几乎同?#20445;?#19968;场世界史上规模最大的人口迁徙到来了。

      1986年,国家开始?#24066;?#22269;有企业招收农村劳动力,1989年就出现第一次“民工潮”,全国“流动大军”达到3000万人,而这?#30343;?#23383;,在2017年达到惊人的2.87亿。

      上世纪九十年代,后来被称为“农民工司令”的张全收,已经来到深圳打工。十几年后,伴随着经济的迅猛发展,民工荒席卷珠三角,张全收?#19994;?#20102;属于自己的路——城乡之间的劳务枢纽。

      十多年里,张全收带着他的乡亲们源源不断地离开土地,来到城市的工厂里;而他们用汗水换来的财富,?#32622;?#32501;不绝地流回家乡,抚慰和滋养着干渴的土地。

      而在世纪初的中国,要不了多久,继续留在土地上的人也将?#21483;?#24471;到真金白银的实惠。“多予少取放活”“强农惠农富农”“重中之重”,亿万农民迎来了一个重农的时代。

      2006年1月1日,《农业税条例》正式被?#29616;梗?#36825;意味着?#26377;?#20102;两千六百年的皇粮国税一朝终结,其直接效果是,全国农民每年减负超过1000亿元。

      这是千百年来农民想都不敢想的天大的好事!种地不用交钱,种地国家还发钱!如今,国家仅农业生产的补贴政策资金总量每年达数千亿元。

      四十年过去了,我国农民人均?#28212;?#20837;已经从1978年的134元,增加到2017的1.3万元,是当年的100倍;农村医疗与城镇居民并轨,编织起世界最大的全民基本医疗保障网;农村养老也基本实现制?#28909;?#35206;盖。

      “铸鼎刻铭,告知后人”。2006年,河北农民王三妮?#36164;种?#20102;一尊鼎,命名为“告别田赋鼎”。如今,这尊鼎就静静地立在中国农业博物馆里,无言地诉说着一个时代的变迁。

      

      在改革开放相当长一段时间里,中国对GDP有种近乎狂热的?#38750;蟆?/p>

      只有放在整个近现代史中,才能真正理解这个民族对发展的补偿性求索,也只有经历了欺凌的国度才能真正感受“落后就要挨打”的?#20102;帷?#36825;根苗、这心病,它种下的时间,也许可以回溯到1931年9月18日,?#31449;只?#30340;那一天;也许可以回溯到1894年9月17日,那场发生在黄海大东沟的海战;也许还可以回溯到1842年8月29日,中国被迫签下第一个不平等条约的那一刻。

      所以,我们从丹田中喊出了“发展才是硬道理”的时代强音,我们牢记“发展是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”的告诫,但在发展呈现加速度?#20445;?#25105;们也在思索,如何践行“科学发展观”。

      我们开始用思辨的眼光打量自己所处的世界,我们开始问自己:我们要走一条什么样的路?#23380;?#21521;何方?

      最先遭遇这个世纪之问的,仍?#30343;?#21457;展水平领先于全国的沿海地区。

      浙江余村,上个世纪90年代曾一度位列?#24067;?#21439;首富,?#24247;?#23601;是村里的石?#24050;?#30719;山。

      然而,山养了余村人,也伤了余村人。

      开矿的炮声震撼着大地,村民家即便关着窗户?#21051;?#37117;会落下厚厚一层?#36965;?#19968;些四十多岁的人爬几步坡路就喘得厉害,很久以后大家才知道,这叫做石肺。

      高消耗、高污染的发展方式让世纪初的浙江遭遇到“制约的疼痛”。因为闹“电荒”,连西湖,也经常晚上漆黑一片。

      后来有记者问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,停电的时候在想什么?习近平回答:“痛定思痛吧,人总是要长一些教?#25285;?#25165;能增加一分动力,我们的资源能源?#30343;?#21462;之?#21796;?#30340;。”

      从“站起来”“富起来”迈向“强起来”,中国一定要走新发展之路。带着从梁家河到正定、从福建到浙江一路?#23548;?#19968;路思考的?#40092;叮?#39046;航泱泱大国之后,习近平给中国未来发展擘画了“新发展理念”——创新、协调、绿色、开放、共享。

      2003年余村着手关停矿山和水泥厂,集体经济收入一度从300多万元锐减到20万元。然而,15年后的今天,余村靠竹海碧波、莫干胜景,实现了由“卖矿石”到“卖风景”的华丽转变。

      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,立在余村村头的石碑,见证着发展理念的一种凤?#22235;?#27075;般的转型、嬗变。

      五

      在经历了“吃饱饭”“?#26143;?#33457;”的改革1.0版之后,“过上美好生活”成为改革2.0时代的新?#38750;蟆?/p>

      “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。”中国梦是每个人的中国梦,小康路上一个都不能掉?#21360;?/p>

      在太行山深处的河北阜平骆驼湾村,唐宗秀家已经盖起青砖、灰瓦、黄土墙、塑?#25191;?#30340;六间大瓦房——就是在这里,2012年12月30日,习近平总书记鼓励干部群众:“只要有信心,黄土变?#23665;稹?rdquo;并向全党全国发出了脱贫攻坚的进军令。

      在武陵山区的湖南湘西十八洞村,石?#38647;ɡ先?#30340;腊肉去年卖了5000元,还有猕猴桃产业分红2000元,旅游收入8000元——就是在这里,2013年11月3日,习近平总书记首次提出“精准扶贫”的基本方略。

      党的十八大以来,一场人类反贫困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脱贫攻坚战在中国打响。这是举世关注的减贫?#23548;?mdash;—?#28525;?#20116;年时间,6853万人摆脱了贫困,相当于一个?#20998;?#22823;国的人口总数。

      这是掷地有声的庄严承诺——绝不让一个贫困群众掉队,确保到2020年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,让中国人民共同迈入全面小康社会。

      如今,与大山深处的骆驼湾村、十八洞村一样,甘肃定西元古堆村、贵州遵义花茂村、江西井冈山神山村……一个个村庄终于摆脱了贫困,迎来了新时代的曙光。

      六

      有人?#25285;?#20013;国虽大,可以说只有两个地方,一个叫城市,一个叫乡村;中国人口虽多,也只有两种人,一种叫城里人,一种叫农村人。      

      进入新时代,越来越多有识之士?#40092;?#21040;,无论是从“中国梦”的应有之义,还是从国家现代化的发展后劲;无论是从解决社会主要矛盾的?#34892;?#26041;式,还是从社会和谐稳定的内在要求……种种症结都在指向一个点,那就是乡村。

      党的十九大之后,一个崭新的名词响彻平野,那就是“乡村振兴”。以乡村振兴为起点,正是四十年后再出发、开启新改革时代的关键所在。

      乡村振兴?#21796;?#20165;是乡村的振兴,而是以城乡融合为基础的中国的振兴;?#21796;?#20165;是产业的振兴,而是?#20381;?#32463;济、政治、文化、社会、生态文明等五位一体的振兴;?#21796;?#20165;是一国?#30343;?#30340;振兴,而是在为世界提供一个“中国方案”“中国智慧”。

      

      有人?#25285;?#21313;八、十九世?#20572;?#33521;法德等国崛起,人口是千万级的;二十世纪?#24266;?#31561;国崛起,人口是上亿级的;而二十?#30343;?#32426;中国的崛起,人口是十亿级的。

      十亿级人口里,?#21363;?#22810;数的是农民。他们既是国家富?#24247;?#21463;益者,又是功勋卓著的建设者。中国之所以成为今天的中国,像草根一样坚韧顽?#24247;?#20892;民,贡献可昭日月。

      中国农民是改革最原始的动力和最直接的开创者。1978年的冬天,经历了十年停?#20572;?#25972;个中国都在小心翼翼地思考着、酝酿着、?#26691;?#30528;,大国命运与小民生计,“浓得化不开”地凝结在一起。而在这个历史关口,正是有着切肤之痛的农民,率先撕开了这道口子。对这一历史性的时刻,2004年,在纪念邓小平诞辰100周年的时候,《农民日报》的编辑部文章《小康不忘邓小平》曾经深情地写道:“多年以后,邓小平在回忆这场改革时?#25285;?#20013;国的改革是从农村开始的,这个发明权是农民的。可亿万农民却认为,没有邓小平,就没有农民的温饱。这既是领袖对人民的谦虚,也是人民对领袖的爱戴。事实是:邓小平和农民一起创造了历史。”

      中国农民是农业农村制度创新的探索者。

      回顾改革开放初期那段历史,我们无疑记住了1978年小岗农民的“大包干”,但我们是否还记得1980年发生的与“大包干”相映生辉的另外两起历史事件?四川广?#21512;?#38451;人民公社在全国第一个撤社设乡、广西河池合寨村首次村民直选村主任。两年后,村民委员会的合法地位得到宪法确?#24076;?#19977;年后,全国都?#24223;?#20102;人民公社建制。

      四十年来,无论是政社分离,还是村民自治;无论是土地“三权分置”,还是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;无论是农村合作经济组织的建立,还是农业产业化和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的建设,亿万农民在涉及农业农村、涵盖生产力生产关系的众多方面都在?#20013;?#19981;断地进行探索、尝试、试验、?#23548;?/p>

      正是在尊重农民意愿、总结基层创造的基础上,我们党及时加以顶层设计,把成熟的经验上升为国家意志,并在?#23548;?#20013;不断强化农业农村制度体系的自?#19994;?#25972;、自我修?#30784;?#33258;我完善能力,形成了极具生命力的强农惠农政策体?#25285;?#26497;大地造福了“三农”。

      中国农民是中国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的坚实支撑者。

      只要稍微翻一翻建国以来的历史,就可以知道一个?#21097;?#21483;做“剪刀差”。所谓“剪刀差”就是国家通过“?#24443;和?#38144;”制度,压?#22303;?#26825;油等主要农产品价格,牺牲部分农业利益,为国家工业化进行资本积累。这在当时可能是一种不得已。

      然而这一不得已,就不得已了几十年。有人测算,通过?#24443;和?#38144;的“剪刀差”,1979年到1994年,国家从农业?#23835;?#20102;15000亿元收入,平均每年937.5亿元。

      而进入新世纪以来,农民又继续以土地出让金的形式,向城市输出财富,有人统计,在过去的十几年里,土地出让金总额累?#24179;?0万亿元,而这些巨量资金,大多用于支撑城市化、工业化建设。

      然而,中国农民的重大贡献还不完全在于物质财富,还在于他们是世界少有的最优质和最廉价的劳动力。正是这些劳动力支撑了中国制造、中国奇迹和中国崛起。而当他?#21069;?#26368;年富力?#24247;?#26102;光贡献给城市的同?#20445;?#20182;们的?#20808;撕?#23376;,他们的生?#21916;?#27515;,都无可奈何地留在了农村。

      而从更为宏观的角度分析,2.87亿潮汐一样来了又去、去了又来的农民工,为中国经济发展创造了珍贵的腾挪空间,让中国经济真正成为一个能吐纳、?#39057;?#24687;的生命体。

      可以?#25285;?#27491;是农民工这个独特变量,是中国经济体避免大起大落、始终保持稳定的关键因素。

      如何恰如其分地评价改革开放时代中国农民、中国农民工的巨大贡献,也许我们今天所有的?#40092;?#21644;赞美,?#23478;?#20026;离得太近,达不到历史的精准和深刻;也许只有寄望未来的历史学家,当他们撰写中华民族复兴这一段历?#32933;保?#20250;在千年大历史的维度、从整个世界的视野,给中国农民、中国农民工一个超越时空的定评。

      八

      四十年历程,中国几乎伴随着世界的质疑而崛起。尽管站在不同的立场有着千差万别的解读,但是有一点,即使最?#37327;?#30340;挑剔者也必须承?#24076;?#20013;国四十年的改革成就堪称人类历史上的奇迹。

      今天,很多发达国家已经放下身段,到这个他们看不懂却不得不佩服的国家来寻找“秘诀”。

      回顾四十年,如果真的有秘诀,那就是:一切从?#23548;?#20986;发。

      所谓?#23548;剩?#23601;是农民占我国人口大多数这个?#23548;剩?#22478;乡还有很大差距这个?#23548;剩?#25105;国所处的发展阶段这个?#23548;剩?#20013;国的问题实质是农民问题这个?#23548;省?/p>

      所谓从?#23548;?#20986;发,就是敬畏来自泥土深处不甘于贫困的生命力,尊重农民和基层的首创精神,坚?#32622;?#30528;石头过河与加强顶层设计相结合;就是坚持“稳中求进”的方略,厉行“小步快跑”的战术,大胆试验、谨慎推广,以最小的改革成本获得最大收益;就是看准了,就大无畏地“杀出一条血路”,就算有人暂时不理解,也要勇?#19994;?ldquo;我走?#19994;?#29420;木桥”;就是懂得欣赏“各美其美”,鼓励各地探索自己的模式、路子、方法。

      一切从?#23548;?#20986;发,是中国共产党人领导人民不?#20808;?#24471;胜利的法宝。她在革命的血与火中淬炼过,在建设的?#25945;?#26007;地中磨砺过,在改革的风云中考验过,在新时代大潮中挺立着,她是我们始终如一的价值观,也是我们行之?#34892;?#30340;方法论。

      历史虽然漫长,但紧要处往往只有几步。这几步可能有时是鲜花盛景,有时是逆风扑面,有时还是歧路万千,当我们不得不面临关键抉择?#20445;?#25105;们不要忘记:一切从?#23548;?#20986;发!有了她,我们就始终能有一分清醒、自信和从容。这是中国共产党人的理念,也是中国农民的智慧。

      

      回望过去,才能明白历史的厚重。

      在今天,“中国红”被赋予激扬、热?#19994;?#23507;意,然而,纵观中国近现代史,无论是革命年代的“鲜血红”,还是改革时期的“手印红”,无?#30343;?#20174;悲?#26216;?#24936;开始的,正如中国的国运,是从荆棘中一步一步走出来的。

      没有谁能赐予我们,没有谁是我们的?#20161;?#20027;,只有中国共产?#27785;?#23548;下的中国人民,才能?#26085;?#20010;曾经苦难深重的国家,也只有改革开放这条路,才是属于我们自己的路。

     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。在四十年后的今天,这个历史传承的关口,我们必须肩负起我们这代人的职责,在乡村振兴的征程中劈波?#29420;恕?#25134;力同行,?#36164;?#20070;写自己的命运,?#36164;?#24320;创新的伟大变革。

      愿饥饿、贫困、离?#19994;拿西视?#19981;再现!愿孩子欢笑,?#20808;思?#31077;,大地丰收!向中国农民和农村改革致敬!

    四十年后再出发——致敬中国农民和农村改革

    (作者:农民日报编辑部 编辑:xinnongcun)
    农民互联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
    中国河北·惠农文化传播(石家庄)?#37026;?#20844;司  办公QQ:78396900 中国农民博客QQ?#28023;?13551375 业务电话:18849417744
    Copyright 2003-2016 nongmin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. 冀ICP备13017983号 本网法律顾问:河?#27604;月?#24072;事务所律师杨永健
    极速时时彩是哪里的

  • <optgroup id="vft9b"><sup id="vft9b"><track id="vft9b"></track></sup></optgroup><tt id="vft9b"></tt>
  • <th id="vft9b"><del id="vft9b"><video id="vft9b"></video></del></th>
    <cite id="vft9b"></cite>
    <thead id="vft9b"></thead>
    <ins id="vft9b"></ins>
    <var id="vft9b"><video id="vft9b"><address id="vft9b"></address></video></var>
    <listing id="vft9b"><ruby id="vft9b"></ruby></listing>
    <cite id="vft9b"><span id="vft9b"></span></cite>

  • <optgroup id="vft9b"><sup id="vft9b"><track id="vft9b"></track></sup></optgroup><tt id="vft9b"></tt>
  • <th id="vft9b"><del id="vft9b"><video id="vft9b"></video></del></th>
    <cite id="vft9b"></cite>
    <thead id="vft9b"></thead>
    <ins id="vft9b"></ins>
    <var id="vft9b"><video id="vft9b"><address id="vft9b"></address></video></var>
    <listing id="vft9b"><ruby id="vft9b"></ruby></listing>
    <cite id="vft9b"><span id="vft9b"></span></cite>
    最新时时注册送20 时时走势图老时时360 昨晚竞彩开奖结果 黑龙江时时号码走势 七星彩靠谱吗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 北京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走势 体彩22选5第108期开奖结果 捕鱼达人破解版